流年文学网 - 中国最大的原创文学交流分享平台!

流年文学网


每日最新美文速递平台 第一时间阅读网络文学盛宴
RSS

当前位置:文学网 > 杂文 > 亿万先生007唯一官网 > 我在库尔勒看天鹅

我在库尔勒看天鹅

来源:流年文学 编辑:遇见nice 时间:2017-03-02 21:11 点击:

  我在库尔勒看天鹅 朱坤

我在库尔勒看天鹅  

  一

  早就想去库尔勒看天鹅。

  知道库尔勒城市里有诸多的人工河,吸引着许多天鹅来这里过冬,人和天鹅和谐相处,最多的时候河里会集中一二百只,形成了一道靓丽的风景线。每日里迎着朝阳或者夕阳西下的时候,热衷于锻炼的人们,都要沿着人工河岸,一边运动,一边欣赏。成群的天鹅就象是朵朵白云漂在河面上,场面蔚为壮观。动态的天鹅,静态的天鹅,飞翔的天鹅,蜷卧的天鹅,河面因有了天鹅而千姿百态。天鹅家族,天鹅的一夫一妻制,天鹅的习性,天鹅家庭成员的追逐嬉戏,天鹅夫妻的相互对拜、一唱一和及柔情蜜意,天鹅家长对小天鹅的呵护训导,天鹅家庭起飞时的列队仪式,深深的吸引着人们,城市因有了天鹅而画面丰富。

  每年一入冬,天鹅在南迁的途中来到这里歇脚,库尔勒的人们给它们优良水质、避风向阳等等各种优待,有人每天花钱也要买上馕饼子等食物叫天鹅们饱餐无忧,有些天鹅就眷恋着不走了。

  省去觅食的艰辛,省去奔波的劳累,有了冬季的栖息地,天鹅们有福了;用不着去远方,用不着花钱,在家门口就能看到天鹅,库尔勒的人们有福了。人们可以这样近距离地与天鹅相伴,相互的冬季都不会寂寞,给这个城市增加着光彩。

  被天鹅吸引着,天南地北的人们慕名而来,打量着天鹅,也打量着这座年轻的城市。天鹅迷们如此执着,使这里的冬天不再寒冷,也不再漫长。外地来的人们爱看,库尔勒的人们也爱看。痴迷的早起晚归,天天如此,无怨无悔。

  我就是这样受到了感染,知道早晚有一天一定会来。我看着河里的天鹅,河里的天鹅并不在意岸上的人群里多了一个我。

  天鹅与人一样,有一早一晚活动锻炼的习惯。早上在太阳升起之前半个小时到太阳出来之后一个小时,晚上太阳落山之前一个小时到夕阳西下之后半个小时,这一早一晚的时间是天鹅最好动的黄金时间。在这作息变换、明暗相交的时间里,天鹅们成群结队,拉帮结伴,鼓噪、喧闹、摇颈、扇翅、舞腾、飞旋、互殴、互拜,使出浑身解数,亮出各种绝技,创出万般舞姿,不知是为了活动筋骨还是为了抢夺食物,似乎有使不完的劲儿。可一旦过了这一“黄金时点”,刚才那股子欢劲,那股子闹劲突然都消失得无影无踪。觅食过后,日上三竿,闹腾了一阵子的天鹅们此时都蜷卧在冰面或水面上,晒着太阳,梳理着羽毛,别说飞腾,连走动都很少了。不过,静态的天鹅们虽然懒洋洋的,却也千姿百态,构成了另外的风景。

  天鹅是以家庭为单位栖息和活动的,天鹅父母(白天鹅)带着幼仔(灰天鹅),三五成群,七九结帮,在湖面上游弋、嬉戏、飞翔、盘旋,其乐融融。较大的天鹅家庭有九名以上的成员,中等家庭五到九名成员,小家庭二到五成员。与人一样,家庭越大越兴旺,就越是热闹。

  天鹅是一夫一妻制。夫妻终生相伴,片刻都不分离,如果其中一只发生不幸,另一只将终身守独。这种对爱情忠贞不二的美德也许是人们喜爱天鹅的原因之一。天鹅夫妻不仅是模范夫妻,而且还是天生的好父母。无论是在天上飞行,还是在湖上游弋,天鹅父母总是一个在前,一个在中或在后呵护着小天鹅,它们既有分工,又有协作,十分地细心和周到。天鹅体态虽大,却能与其他水鸟,如野鸭、鸳鸯、白鹭、灰鹭和鱼鹰等和睦相处。

  天鹅的起飞降落和飞机相似,也有不少的准备动作。起飞时,先是天鹅夫妻呼喊着招呼小天鹅们聚拢来,接下来是列成一队,列队完毕,其中的一只一边点着头一边慢慢地朝前走,最后是卯足了劲儿边助跑边扇动翅膀飞向天空,其它的天鹅紧随其后,于是蓝天驮着天鹅,天鹅衔着云朵,漂亮极了。降落时,一样是天鹅夫妻开始鸣叫着发出信号,所有的天鹅就统一停止闪动翅膀,开使向下滑翔,在落入水面的霎那间,整个身体立起后仰似乎在翩翩起舞,那双翅膀就成了具有阻力的降落伞,完美极了。天鹅夫妻一边收起翅膀,摇动起苗条美丽的长脖,一边确认全家平安时,才放下心来,在水面上开始觅食.

  所有的人工河上都有好几座公路桥,桥上繁忙行驶的车辆,如竖琴般布局的钢索与桥后的高压线走廊构成一幅巨大的工业文明的画面,天鹅们对这些早已习以为常,并没有感到有什么不安。我对这样景象有种欣然的感觉,这是一个全新的审美观,我感觉到来的太迟了,越看越有趣,越琢磨越有味道,要是全国的城市的冬季都像库尔勒一样,没有雾霾,都有这样景色,那该有多好。

  二

我在库尔勒看天鹅  

 
 

  天鹅们相互之间大概是有称呼的,就像我们有名字一样,只不过我们不知道。经常在人工河畔观看天鹅的每一个人都有名字。

  那不是开火车的司机贾谊辉么?他为了能够开着火车像天鹅一样驰骋,就必须要有一个好身体,所以他经常来人工河旁来锻炼,来几个“凤凰漩窝”的武把子,舞弄一阵太极剑,天鹅们不出声,可全都为他悄悄鼓着劲。要是几天没有见到他,天鹅们就有些焦急,还要高声叫起来,呼唤他赶快来的,这是贾谊辉和天鹅们的默契。贾谊辉的手机里有不少张和天鹅们的合影呢,天鹅们心里有数,这是他出车途中最好的陪伴,累了,困了,就向放置手机的地方飞快地瞄上一眼,精神头立马就来了,因为贾谊辉知道,在人工河畔有着和天鹅一样充满爱情甜蜜的家,为了这个家,他要努力地去工作。当然,他不能去拿手机仔细看一回的,工作纪律要求他不能看手机。

  贾谊辉当年来这里的时候,他可不知道在这里可以看到天鹅。他只是为了开发建设这里,和他的爱人像一对情深意长的天鹅一样彼此相爱,两个人毅然决然地离开父母,加入了一个新的行列,开着火车踏上刚刚通车的南疆铁路来到的库尔勒。

  贾谊辉工作三十多年,总是忙忙碌碌,没有过过一个完整的春节,还放弃过十多个探亲假和公休假,从没有提出过任何特殊要求。到现在还像一只老天鹅一样领头飞翔,努力地奋力前行,快乐地呼吸着。他开始有了白发,但是只要他站在有天鹅的人工河畔,觉得自己工作生活充满了情趣,就觉得自己和妻子还没有爱够,就像自己爱开火车一样,一生一世的要永远甜甜蜜蜜的爱下去。他羡慕天鹅的爱恋,天鹅也羡慕他对事业对家庭的爱恋。

  有文化的大学生徐多雄也在,他看一次天鹅就感慨一次。这个库尔勒工务段的青年,从遥远的家乡来这里时,还是正在接受爱情考验的小天鹅,去了上沟沟里的巴伦台,他也有分离的苦闷。他和爱人王娟琴高中时就好上了,双双一起去兰州城读大学,虽然不在一个学校,但是可以随时见面的。又一起双双报名支援新疆建设,来到库尔勒。就像这河流里的天鹅,分分合合,合合分分的,总能够互相张望,并不遥远。他嫉妒女朋友的工作好,塔里木河流域管理处,一听名字老家的人就神气,因为他们都听过那首有名的歌,《塔里木河,故乡的河》。可自己这铁路上的养路工作,在戈壁滩上,有时候还要加班,地图上找起来真的很费力,老家的人不知道,说是比种地强不了多少,真是不知道怎么选择了这么个专业。

  就在这个时候,他看到了天鹅,他敬佩天鹅们的家族精神,为了照顾小天鹅的义无反顾,他并不富裕的父母乡亲,为了让他完成学业,也是倾其了所有。他也感慨小天鹅的羽毛还没有丰满,就要跟头把式的练习翱翔,想要飞上蓝天,真是吃力啊。突然,石破天惊,他忽然意识到自己也是小天鹅,为了理想和事业,为了能够自由的飞向巴音布鲁克的天鹅湖,必须要有一双坚强的翅膀。他消除了苦恼和动摇,给老家惦记自己的亲人发回了天鹅的照片,他要像天鹅一样起飞,终于在艰苦的环境里坚持了下来,尝到了工作和爱情的幸福。他在戈壁一个个小站工区,留下了像天鹅飞翔一样美丽的轨迹。

  他已经成家立业,有了一个可爱的宝宝,他今后一定会带着宝宝看天鹅,也一定会像天鹅夫妻一样呵护自己的宝宝,呵护那条南疆铁路。

  铁道兵出身的马营武,说话老爱拿天鹅打比方,他说自己就是一只经验丰富的老天鹅。他们修建南疆铁路时,是一群血气方刚的年轻小伙子,绿色的军装一穿,就像天空排着队形的天鹅,整整齐齐的来了。戈壁滩上一个个地窝子,就是他们向天鹅一样追寻美丽明天的栖息地。铁道兵完成了使命,他毅然决然的留了下来,在河畔里的天鹅陪伴下,英雄无悔。他回望着来时的路,筑路的汗水和艰辛,值得回味的多少往事,在清清的河水流淌中,成为他和老伙计们的笑谈。

  不过那时候他不知道这附近有天鹅湖,要不然说不定年轻胆大,敢和战友们一道打报告,要求把铁路弯到天鹅湖边上方便人们去旅游的。当然,军令如山倒,上级和工程技术人员要是不同意,那就只好保留意见了,要是上级和工程技术人员同意了呢,没准还立了功呢。要是那样,当旅客列车广播员的爱人,播送起来天鹅的故事,会迷到多少人想法设法也要来一回。现在铁路又是复线,又是电气化的,来多少人也没问题。

  马营武干着工作,看着天鹅,不知不觉就老了。他儿子早已是硬了翅膀的天鹅,大学毕业参加工作自己觅食了。他真的没有什么不放心的事情了,每天来人工河旁转转,看看天鹅,真的很好。

  三

我在库尔勒看天鹅  

 
 

  我曾经在电视上多次看过芭蕾舞《天鹅湖》,每一次那悦耳动听的音乐,那飘逸优美的舞姿,那高贵、圣洁、忠贞的天鹅形象,都会使我回想起许多年前,在巴音布鲁克天鹅湖畔听到的有关天鹅的美好传说。

  巴音布鲁克草原上的天鹅湖,海拔两千多米,气候凉爽湿润,湖泊面积三百多平方公里。远处绵延不断的天山山脉,耸入云霄的雪岭冰峰,成为天鹅湖的天然屏障。天山脚下丰沛的泉水、溪流和天山雪水源源不断汇入湖中。湖中有许多长满芦苇、野草和鲜花的小岛,水丰草茂,食料充足,非常适合天鹅生长。

  当一对天鹅长大了,开始到了相恋相爱时候,要经受时间的考验。相恋相爱的第一年,它们在秋季,仍然会跟着各自的家族队伍飞去遥远的南方,做长达半年的分离。它们为了忠于埋藏心底的、执着的爱情,经受寂寞、思念的折磨,抵制其他天鹅示爱的诱惑,坚定不移的面对考验。经过大约三年时间的考验,如果双方感到无法继续相爱下去,就会友好分手。如果它们依然彼此相爱,其中一只毅然决然地离开跟随多年的队伍,转身飞向另一只的行列。从此,它们结伴而行,无论在南方还是在北方,不管是高空飞翔,湖面游荡,还是水中取食,岸边休息,都会成双成对,形影不离。在爱情的漫长道路上,终身相伴。

  尤其是在雌天鹅产卵时,雄天鹅一直守护在旁边。如果有来犯之敌,它肯定会毫不畏惧地勇敢迎敌,飞快地煽动强有力的翅膀,狠狠拍打对方,给敌人以致命的打击。如果有一只天鹅生病或受伤,它的伴侣一定会在旁边日夜守护,不离不弃。如果有一只死亡,另一只为之悲痛欲绝,思念永远,并且心甘情愿为之“守节”,终生单独生活。

  虽然那一次因为下雨等原因,我没有机会见到天鹅,但是天鹅之恋的美好传说,令人感动,难以忘怀。我想,能经得起漫长岁月考验的,才是永恒的爱情,值得我们珍惜和拥有。

  四

  我在库尔勒看天鹅我在库尔勒看天鹅

  关心和关爱天鹅的人可多了,天鹅们衣食无忧,在寒冷的冬季里,在库尔勒这个城市里小日子过的悠哉悠哉,好不让人眼红。

  为了每一天的美好,在人工河畔,有不少人像关心和关爱天鹅一样忙碌着。库尔勒老年工作站站长靳军,每天都是起早贪黑的忙碌,为了叫舞蹈班在冬天的教学跳好小天鹅,他将舞蹈室的暖气早早地检查一遍又一遍。这些一辈子都喜爱天鹅的老同志,为了新疆的现代化建设,贡献了青春,贡献了力量,是应该有一个美好的环境,好好的乐一乐,休养生息了。

  舞跳的累了,放眼往窗外面看去,活动站的院子,就是一座植物园,靳军正领着工作站的伙计修建各种树木的枝条。老同志们知道,靳军为了这个老同志的家园,花费了不少心血,春天一来,梨树,苹果,核桃,山楂,樱桃,花椒,百花争艳,那叫一个喜庆。

  靳军明白,每一个老同志,就是一个家庭的领航天鹅,他们开心,家庭里在各个行业里工作的孩子们就会干劲十足,领航的天鹅会教会小天鹅们乘风破浪,老同志们也会大手拉小手,发挥余热。就为这个,靳军觉得自己忙活的值。但是一忙活,就很少有时间去人工河看天鹅。

  比靳军还要忙,更没有时间看的人们有的是。每天像天鹅一样从乌鲁木齐和库尔勒之间奔来奔去的南疆之星城际列车的列车员们,只能从旅客们的交谈中关注天鹅。车队长盛娟就是他们这个群体的领头天鹅。要带好这群年轻人,也要像老天鹅一样费尽心机,时时刻刻地关注关心关爱这个群体。这个群体实在是太年轻了,还有好多是刚刚从大学校走出来的毕业生。他们在家里就是天鹅宝贝,家中的一切事情都要依着他们的意愿,现实突然有了一个反转,要他们为旅客服务,真是难以适应。有时候他们就是掉队的小天鹅,要给他们赞美和鼓劲,他们才会排好队伍,翱翔蓝天。成长起来的大学生列车长邢景,想想自己当初的天真和幼稚,就会感到好笑。如今她也像盛娟一样,成了小天鹅的带头人,开始为新加入队伍的小天鹅们操心了。她一定带着年轻的列车员们,忙里偷闲去看过天鹅,为那些羽毛还没有完全成熟变白的小天鹅鼓劲,希望年轻的列车员们和小天鹅们一道热情奔放,迎着风雪并肩成长。

  河水清清地流,天鹅悠闲地游,人群慢慢的行。真是一幅好美好美的图画,难怪是不是摄影家,都要在这里尽情地拍照。在库尔勒看天鹅,真是一件好美好美的事情。

  天鹅的幸福和谐美满人们看到了,人间的幸福和谐美满天鹅们也看到了,我在库尔勒看天鹅,更多的人也像我一样在库尔勒看天鹅。

  2017.2.28

欢迎打赏支持我们:

微信扫一扫

流年文学微信